初进幽梦楼(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org

    阿野邪魅一笑,一把将他拉到面前,“对啊,我怎么忘了,你是男的啊!”

    “对、对、对啊,我是男的啊,我一直是男的啊,怎、怎么了?”

    “对啊,你是男的啊,我怎么把你给忘了啊,哈哈哈哈,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阿野双手抓住宋夕的双臂,笑个不停。

    “啊啊啊,非礼啊!”宋夕惊愕,他觉得自己被引进了某个套路深渊里。

    阿野朝宋夕翻了个白眼,坐了下来,“臭小子,还想不想和我去啊?”

    宋夕眨巴着眼睛。

    “过来坐下,我有办法让你和我一起去。”

    “真的?!”

    “真的。”

    宋夕撇嘴,坐了下来。

    “想和我一起去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儿?”

    阿野嘴角上扬,“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三月春光度化后的江山一片绿意盎然,风儿从山林穿梭而过,掀起一阵林啸。

    此季非红梅之季,但赤雪山上也有其他的花树——桃花、梨花、杏花、山茶花……各种花树拥成一堆,将赤色门面的赤雪殿挤了出来。

    赤雪殿的大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三个人。

    与枫生边走边回头看,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阿野回头看了看,见身后并无什么人,忍不住问道:“喂,你看什么呢?”

    宋夕长长的松了口气,“好了,终于看不见殿主了,哈哈,自由咯!”

    说着,就一通活蹦乱跳、手舞足蹈地冲在前面。

    柳京墨也走快了些,她许久未下山,就连赤雪山下是何光景都忘了,她朝阿野招手,阿野朝她摆手,意思是让她不必管自己,想看什么尽管去看。

    柳京墨一身淡黄流沙裙,梳着乖巧的垂桂髻,发上戴了两朵白梨绒花,显得俏丽可爱,与枫生一身红衣,在这漫山洁白的山花中显得极为亮眼。

    在她看来,这两人就像两只圆滚滚的蜜蜂似的,在花丛里窜个不停。

    一眼望去,山下山花漫漫,清风迎面吹来,阿野深吸一口气,心里的郁闷和忧郁顿时散去。

    三人走走停停,半天才走到山下,主要还得顾着柳京墨。

    风武城街道的卖市是分区的,每条街道卖什么都有明确的规定,比如东街是买花的,西街是买布匹的,南街是卖药的,北街是卖木材的……

    三人所走的街道是中央街道——龙骨道。

    阿野此前下山也只是熟悉通往幽梦楼的那条路,其余的路并不熟悉,所以不敢乱走。

    不久,三人来到龙骨道中央,也是整个风武城的最中央——寒龙盘。

    一路上,柳京墨和宋夕没个消停,好吃好喝的都不没错过,嘴里和手里塞满了东西。

    “来,阿姐,给你一串红果子。”柳京墨给了阿春一串糖葫芦,阿野接过咬了一个。

    “好吃吧。”

    阿野鼓着腮帮子,感觉口齿快被酸蚀了。

    好酸呐!

    她尽量保持镇定,眯眼笑道:“嗯嗯,好吃,谢谢京墨。”

    “来,我这里还有一串,都给你。”柳京墨又塞给她一串。

    “京墨,来来来,你快看,这个好好看,还有那个,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快来快来,咱们去看看!”

    “宋夕,等一下。”

    “怎么了?”

    阿野将嘴里的酸味儿吞下,用手指着一个街牌说道:“去东街。”

    东街是花市,也是幽梦楼的所在地,里面的吃喝玩乐都与花有关。花市长达十里,五公里之内几乎都能看见摆卖各种花的摊地,花色迷乱,花香入风,染了过路之人的衣裳。

    花市多为女子所游玩之地,卖的物件也多为女子所用,阿野和柳京墨兴致盎然,宋夕耷拉着脑袋,觉得无趣之极。

    “野丫头,我好累啊,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快到了,前面有一个客栈,咱们去那儿歇息。”阿野抬了抬下巴示意。

    “京墨,过几天我带你去幽梦楼买香茶,那儿的料好。”

    柳京墨灵眼闪闪,她知道香阿野说的香茶指的是什么,“好,都听你的。”

    三人住进了一家名为远思的客栈,客栈有三层楼,以杜鹃花为招牌装饰,门前摆放着两棵花簇锦攒的红血杜鹃,阿野下山时常来这里,客栈的小厮与她还是有几分熟的。

    “哟,阿姐,您又来了。”

    “是啊,给我准备两间上等房。”

    “好嘞,您这边请。”

    三人随着小厮上了二楼住房,宋夕的住房与阿野和柳京墨的隔了一间屋子。

    走进屋里打开窗户一看,柳京墨才发现这客栈还有个后院,里面有一棵高大粗壮的血红杜鹃,其枝干犹如蛇形兽身盘旋在地,树冠接近三楼屋顶,顶上杜鹃花开得极密,光线穿过花丛,将整个院子映染,竟有种诡异之美。

    阿野走了过来,“怎么样,美吧?”她得意一笑,欣赏着满院光景。

    “嗯,很美,也难怪你总爱偷溜下山。”

    阿野压住嘴角,“我是来办正事的好不好,再说了,赤雪殿每年只允许众弟子下山一两次,谁待久了不疯啊。”

    “我待的最久,依你的意思,我是疯子咯?”

    阿野噗嗤一声,“嗯......看起来确实挺疯的。”

    “......什么?!阿姐,你竟这样说我,我哪里疯了?!”柳京墨微讶,撒娇道。

    阿野轻笑,“不知道,看着挺疯的,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我知道。”

    柳京墨知道阿野话里的意思,不怒反笑,清秀的脸上倏地笼上一层让人琢磨不投的神韵,将她的柔弱掩盖了去,“你说过要带我去闯荡江湖,我不可能总让你保护,不学点本事不行。”

    只有阿野知道,外表看起来乖巧柔弱、懵懂无知的的柳京墨,背地里却在偷学制毒,还是自学成才,赤雪殿不教毒术,无人用毒,这制毒书本依据,是阿野给的,正确来说,是她从幽梦楼捡来的。

    用来制毒之物,皆由阿野从山下买来,她每次下山几乎都是为了此事。

    “要是当初我没有捡到那本书,你打算学什么保护自己?”阿野问。

    柳京墨柔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你一定会带我走的。”

    “傻丫头。”阿野眼中充满宠溺,揪了一下柳京墨的脸。

    其实阿野知道,闯荡江湖这件事,若柳京墨没有心疾,能得到父母武功真传,大概是可以实现的,可命运总是如此,你越想要的,它越是要将其推远。

    以柳京墨如今的情况来看,她大概能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云阳城,也就是南宫玉叶的家乡,往生门所在地。等她嫁过去后,阿野可能也要跟着过去。

    对此阿野从未抱怨,她心甘情愿地留在赤雪殿,心甘情愿地保护柳京墨,两者并不冲突,她的确很想去云游四海,看看五境之光景,可她得到的不多,舍不得放手,也不能放......

    晚饭时,宋夕端着一碗饭跑过来找两人。

    “自己的饭菜不吃,非要跑过来和我们抢,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阿野故作埋怨。

    宋夕嘴巴塞满饭菜,说话含糊不清,“哎呀,这家店的菜我不喜欢吃,没你做的好吃,再说了,这么多,你们也吃不完啊。”

    就在刚才,阿野怕柳京墨吃不惯客栈里的饭菜,亲自下厨做了几样柳京墨喜欢吃的菜式,没想到宋夕这小子竟闻着味儿跑了过来。

    阿野“啧”了一声,“告诉你,少吃点哈,明天还要......”

    该死,差点说漏嘴。阿野暗道。

    “要什么?”宋夕一脸天真无邪,并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没什么,明天我和京墨要去幽梦楼,你跟着一起去。”

    “废话,我是来保护你们的......”宋夕惊愕,艰难地吞下口中饭菜,“不是,你说什么,幽梦楼?那儿不是花楼吗,你们两个去那儿干嘛?!难不成......你们好这口?!”

    “瞎说什么呢!”阿野一巴掌打在宋夕头上,“我们去那儿有正经事要办。”

    宋夕故意露出嫌弃的神情,“呵呵,这句话要是男人来说我还信,你......啧啧啧,除非你真的好那口。”

    阿野懒得和他争辩,边吃饭边说道:“好,既如此,你就留在客栈吧,明天我和京墨去。”

    宋夕还是一脸不可思议,“你不怕殿主知道后宰了你啊?”

    “不怕。”阿野斩钉截铁答道。

    他止住动作和声音,表情凝固,连气都不敢出,睁瞪双眼看着桌上的碎杯,缓了片刻才抽扯着嘴角看向阿野。

    阿野眼冒金光,宋夕被吓了一跳,双手交叉捂在胸前,“你你你,你要干嘛!”

    “这个简单,你就说让我陪着你一起去,多个人也多个照应。”

    阿野假意叹气,拿起点心吃了起来,“可是殿主已经派人保护我们了,你……似乎没机会了。”

    宋夕慌了,拉着阿野的手臂,“哎呀姐姐,你行行好,帮帮忙吧,我真的很想和你们一起出去,帮帮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好不好?”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小心眼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还给你积德的机会呢,你怎么不感谢我,再说了,你一个男娃娃和我们这些女娃娃有什么可玩的。”

    “我不管,我就要去,再说了,你和我就像兄弟一样,哪个兄弟有你这么不够意思的。”

    突然,阿野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用力一放,茶杯瞬间破裂成块,茶水淌了出来,宋夕的胆儿也跟着崩了出来。

    宋夕东张西望,伸长脖子往屋里看了看,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嘿嘿,野丫头,我可以进去坐坐吗?我有事和你说。”

    阿野挑眉,打量着他,“神经兮兮的,进来吧。”

    被他摇得头昏,阿野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哎呀,真的不是我能决定的嘛,我也想帮你啊,可是这次我是有任务在身,不是出去瞎玩的。”

    “任务?什么任务?哎呀不管,前几天我明明可以出去的,就是因为你昏倒在门外,我才错过了出去的机会,都怪你,你要赔偿我!”

    阿野原本想拒绝的,可听到宋夕说钱的事儿,她有些动摇了。

    “咳咳……这个嘛,我也想啊,可我做不了主啊,这次下山是殿主的意思,想要随我下山,你得问问殿主才行。”

    阿野回过神,起身去开门,宋夕一手停在空中,一手拿着一盘点心,嘿嘿一笑。

    “怎么了?”

    宋夕又嘿嘿一笑,放下点心坐着,“哈哈,野丫头……哦不,姐姐,听说你过几日又要下山了?”

    阿野喝着茶,斜视着对方讨打的模样没说话。

    “哈哈,姐姐啊,你……能不能带我一个啊,我也想下山看看,这几个月来一直待在山上,闷都快闷死了,你这次带我出去,钱我来出,好不好?”

    她刚坐下,宋夕就笑嘻嘻地给她沏茶,又把拿来的点心递到她面前,手起一块欲要喂给她,“尝尝看,我专门让人从浮歌城带来的。”

    见他如此,阿野便知道这家伙又在无事献殷勤,她挡住宋夕的手,“呵,说吧,什么事儿?”

    “野丫头!”

    哐哐哐!

    宋夕边喊边敲门,他声音清亮,像百灵鸟一般动听,不过在阿野听来,他就像只聒噪的乌鸦。

阅读流光幻世·与狼迹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org)



随机推荐:打脸是门技术活炼明大秦之万代帝王都市之最强仙道重生之追爱少女火影之超级副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