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震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org

    吴赫延在心中暗自夸奖了一番,就宛如江夏是一个正在售卖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一般。

    江夏的睫毛很长,双眸也很深邃,所以总是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一个新疆人,而并非是北鹭本地的。

    没想到就连闭着眼睛,他的睫毛都是这么好看,难怪能靠傍大款挣钱。

    这个时候,已经睡熟的江夏转了个身,面朝着他,在吴赫延猝不及防的时候,江夏就抓住了他的手。

    吴赫延任凭江夏抓着自己的手,现在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怎么看都不像是已经醒了,明明睡着了怎么还会有这种奇怪的动作,他以前究竟是怎么睡觉的。

    吴赫延的脑海中闪烁过一堆带着双重问号的疑惑。

    许久,见江夏还没有松手的打算,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现在他的背上伤口都已经结痂了,而且还包着纱布,所以背靠着沙发也不会感觉到疼。

    就这样,吴赫延再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知不觉的也陷入到了迷糊中。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一股舒服的感觉,他真的是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他感觉到自己的腿有些麻了,这个时候,他才睁开了眼睛,窗外的天还没有亮。

    此刻奇怪的动作,让他的脸顿时就涨红了。

    江夏正枕着他的双腿,面朝着他的腹肌,而这个小男孩的手,确实没有再握着自己的手了,只是换了一个更为奇怪的地方

    难怪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这一下,吴赫延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动了他生怕把江夏给吵醒了,要是不动的话,他已经有些难受了。

    “嘶”

    这个时候,江夏又动了一下,吴赫延不禁敏感的发出了一声声音。

    江夏也似乎察觉到自己好像碰到了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双眸中还充斥着满满的睡意,意识到眼前的场景之后,他有些迷糊的坐了起来。

    他压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只记得,枕着吴赫延的腿好像还挺舒服,却见吴赫延什么都没有说,匆匆去了卫生间。

    然后就是冲澡的声音响起。

    半个小时候,吴赫延终于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天空的黑暗,已经被阳光撕开了一道口子,天际明朗,万物可爱。

    江夏望着日出东方的红霞,层层渐染,红晕弥漫着整片天空,格外美丽,昨天晚上睡得很早,而且睡得也很沉,所以即便是这个时候醒了,也没有一丝的疲倦和困意。

    他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逐渐升起的阳光,城市经过一个晚上的活跃,到现在似乎也已然沉睡了,阳光逐渐的从城市的一角慢慢的延展开来,继而布满了整个城市。

    吴赫延则是重新做回了床上,他现在的脑子当中一片混乱。

    他看着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红霞的江夏,脑海中满是“江夏总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吧?”

    但是看着江夏的背影,好像这个小男孩,就压根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喂,江夏。”

    吴赫延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江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收回了自己已经飘散出去的思绪:“我这就给你去准备早餐。”

    说着,他一个箭步就从病房中消失了。

    吴赫延愣愣的听着门被关上的响声。

    “我不是这个意思......”

    等到江夏回来,又是一顿粥,只是江夏刚放下粥,就拎着他的ki

    dle匆匆的从病房中跑了出去,也对,毕竟这个男孩还是要上学的。

    吴赫延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粥,看着今天清淡的白粥,终于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鲍鱼龙虾粥了,他轻轻尝了一口。

    “艹”

    “燕窝桃胶粥?”

    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黑暗料理,这个小男孩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买到的。

    学校中,江夏刚跑进教室,就见到了在教室中来回踱步,整个教室当中还没有几个人,往常易子杰都是卡点来教室的,今天怎么这么准时。

    “夏夏!”

    见到江夏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中,易子杰连忙冲了上去,就好像是一年没有见到过他了。

    江夏一个闪避,就躲开了易子杰冲上来的拥抱。

    易子杰抱了一个空,不过在已习惯的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他还是装作一 副委屈的表情:“夏夏!你变了!”

    “我?我怎么了?”

    江夏有些搞不明白,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看着易子杰。

    “你昨天竟然夜不归宿。”

    易子杰向前走了两步,超大声的质问江夏。

    班里的人对这两个人日常的打打闹闹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即便听到易子杰这么说,也不会把精神过分集中到他们的身上。

    “我昨天晚上有事。” ‘

    ‘

    见到江夏的语气依旧平淡如初,没有打算解释什么,他连忙就将话题拉回了正规,毕竟还有二十分钟早自习就开始了。

    “夏夏,快把你的英语卷子给我借鉴一下,我昨天忘记带回去了。”

    “我也没带回去。”

    江夏说着,从背包里把英语卷子给抽了出来,果然是一张空白的卷子,连名字都没有写。

    这下轮到易子杰慌了,江夏已经被保送北大了,所以即便他不写作业,老师也不会批评他什么,然而如果事情放在他易子杰身上,那就完蛋了!

    “夏夏,你搞错没,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交作业了。”

    易子杰义正言辞的戳了戳手表。

    “足够了。”

    江夏饶有信心的从桌上拎起一支笔,三下五除二的就在卷子上飞腾了起来,幸亏整张卷子基本上都普通的单选题,只有五道题目是多选题,刚好十五分钟江夏就写完了,还留下五分钟给易子杰借鉴。

    “对了,易子杰同学,能不能借我九百块钱?”

    江夏一手拿着试卷准备递给易子杰,一边说道。

    于是,吴赫延从床上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江夏的身边蹲了下来,这样的场景宛如是复刻了那日在皇家一苑中的场景,那天晚上,吴赫延也是一样蹲在江夏的身旁......

    他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江夏的脸庞,真的很软,材质真的很不错。

    江夏平稳的呼吸声很快就传入了吴赫延的耳畔。

    吴赫延的背部虽然较前俩天已经好了许多,但是如今还是只能趴着睡觉。

    他趴在床上,脑袋埋在枕头里,听着江夏的呼吸声,却完全睡不着了。

    吴赫延小心翼翼的试探性叫了一声。

    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江夏的呼吸声较刚刚稍稍沉重了一些,似乎在宣示着他已经睡着了,不要打扰他睡觉。

    吴赫延鬼使神差般的从床上走了下来,他的大脑此刻正不断的告诉他,一定要研究一下江夏的皮肤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为什么会这么好,对,毕竟身为北鹭国高的高二学生,就一定要有研究事物的精神。

    “我没事。”

    江夏咳嗽了一声,他也猜到了此时的吴赫延在想些什么,于是连忙说了一声,若无其事的就走到了沙发边上,他也不知道吴赫延到底怎么了,突然把他叫到医院来住,不过在这里住一晚上也无妨,毕竟上一次和吴赫延一起住,也是睡在他家沙发上,正好明天也该交医药费了。

    “你睡床吧,我睡沙发。”

    他挪动了眼神,城市夜晚的灯光淅淅沥沥的透过窗户,斑驳的照射在江夏的脸庞上,白的有些透红的肌肤,真的是如同蝉翼一般,就好像一碰就会破了一样。

    “你睡了吗?”

    很快,江夏就沉入到了梦境之中,他睡觉很浅,也很难入睡,只要有一点声音的地方,他就能瞬间惊醒,妥妥的一个睡眠困难户。

    不过,在一个令他足够安心的地方睡着的时候,他就总是能够睡的很快,也睡的很沉。

    也确实,对于江夏来说,无论是之前跟父亲继母一起住,还是如今跟易子杰一起住,根本不能说是一个家吧,顶多算得上是一个居所,只不过现在的居所相比于之前的,条件稍微好了一些,起码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吴赫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小声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是低垂下了眼眸。

    吴赫延猛然间才意识到自己的精神似乎太好了,他立马装作精神颓唐的样子,一瘸一拐的去把灯给关了上,这一次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乖乖的去他的病床上睡觉。

    毕竟确实没有陪护的人睡病床,病人睡沙发的道理。

    江夏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不得不说,这间病房的装潢确实不错,连沙发都这么舒服,比继母家舒服多了。

    吴赫延刚要站起身来,江夏就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他翘起二郎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精神焕发的吴赫延:“我说发烧的小同学,你现在该去关一下灯,然后好好在你的病床上睡觉。”

    对于吴赫延的问题,江夏先是震惊,转而是平淡。

    而吴赫延也顿时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能问这种问题呢,在他语无伦次想要收回这句话的时候,江夏开口了。

    “对,没有。”

阅读久思半岁音书绝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org)



随机推荐:打脸是门技术活炼明大秦之万代帝王都市之最强仙道重生之追爱少女火影之超级副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