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疑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org

    “去酒吧驻唱。”

    “诶,我们夏夏不是就帮你学长去昨天一次么?”

    “他昨天晚上空调打太冷了,感冒了,起床拿药的时候还把脚崴了,一时半会儿唱不了歌,我再帮他代替一阵子。”

    “好吧,那看来我只能当当御前侍卫,每天护送夏夏去酒吧,然后观看夏夏表演。”

    “不需要。”

    “你就不怕再被吴赫延纠缠上,万一他真的不是直男......”

    说到这里,易子杰顿时住嘴,他的声音本来就大,而图书馆的静谧氛围让他的声音显得更加的放荡不羁。

    此刻,两双眼神的猛然碰撞,易子杰直愣愣的看着站在不远处,刚从书架上拿下一并书并且和自己对视着的吴赫延。

    他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吴赫延同学,你好。”

    吴赫延压根就没有搭理易子杰,拿着一本书,径直走了开去。

    易子杰一手握拳,重重的敲击了一下桌子,表情上尴尬却又愤愤不平:“他来这里干嘛。”

    “这里是图书馆,大哥。”

    “也是。”

    易子杰被怼的无话可说,毕竟别人来图书馆,自己总不能质疑什么。

    “哎,那就只能等夏夏赚钱把图书馆买下来,那样我就能独享幽静了。”

    “嗯,等我买下来,我专门开辟一个地方放你的骨灰。”

    “你好恶毒啊,夏夏!”

    “嗯,谢谢夸奖。”

    几分钟后,江夏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这个申请人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靠着栏杆在玩手机,他的脑海中,猛然将这个申请人和某个人对上了。

    通过好友后,对方主动发来了一条消息。

    #Kobema

    #:我是吴赫延,看到我钱包没?

    #江夏011209#:没看到。

    #Kobema

    #:昨天晚上和你谈完后,我钱包不小心掉地上了,陶澄他们来找我的时候,不小心被我钱包给绊倒,就扑在我怀里了。

    #江夏011209#:嗯。

    江夏怎么看都觉得吴赫延是在解释着某中事情,于是,他下意识的输入了几个字并发了出去:你不用解释

    #Kobema

    #:我没解释,我只是来找我的钱包。

    #江夏011209#:不好意思,没看到。

    江夏回完这个消息,就低下头,重新捡起了思路,钻研起奥数来。

    易子杰则饶有兴趣的看着江夏刚放下来已经熄屏了的手机,要知道江夏在图书馆的时候,手机永远都是静音状态,不管是谁的消息,他都从来不带回的。

    “我们夏夏又是被哪个小美女潦到了?”

    “滚。”

    江夏说完,易子杰倒是安静了一阵子,几分钟过后,吴赫延的消息再次出现在弹窗上。

    #Kobema

    #:你忘记把你在极度深寒的表演时间表发给我了。

    江夏犹豫了一下,本想着晚点回复,但是想了想,还是现在就回复好了,免得某些人在极度深寒撞上了自己后又赖自己打扰他的兴致。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江夏就拿起手机,将才做好不久的时间表给发了过去。

    江夏的这一回复,让易子杰的好奇心更加的泛滥,他假装自言自语,却特意提高了声音:“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让我们夏夏在图书馆回复两次消息。”

    在易子杰的印象中,江夏只要在图书馆思考问题,就特别讨厌别人打扰他,一般消息,他从来都不会回复,即便他看见了。

    江夏没有说话,彷若患上了选择性耳聋,压根就没有听到易子杰说话。

    坐在不远处正盯着手机看的吴赫延,此时不禁蹙起了眉头。

    放眼他收到的时间表,几乎每天晚上江夏都要去演出,就连周六日也是,那这怎么行!他绝对不允许,北鹭国高的学生,他的同学因为生活而被逼迫到要去酒吧卖艺乃至傍大款卖身的份上,更何况,江夏傍的那个大款这几天可真的是跟他形影不离......

    “喂,延哥,你在看啥呢?”

    看着吴赫延眼神望着的那个方向,陶澄也向着那个地方望了过去,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的江夏和易子杰。

    “我说延哥,江夏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俩天总是盯着他看。”

    陶澄属实有些不解,从昨天晚上的酒吧风波到今天吴赫延非要拽着他来图书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的,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别管闲事,我在造浮屠。”

    “造浮屠?”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吴赫延的话,让陶澄有些摸不着头脑:“人江夏不是好好的么,还要你救?”

    “我都说了,别管闲事。”

    “好吧。”

    见吴赫延都这么说了,陶澄只能是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今天晚上去极度深寒,我请客。”

    陶澄低下脑袋,还没看进去两个字,他就彻底被吴赫延的声音给震惊到了,吴赫延从前可是一个打死都不去酒吧的人。

    “延哥,你是不是发烧了?”

    “......”

    于是,就这样,他们四个人两两相伴又来到了极度深寒。

    因为今天吉兆家里有些事,所以也没有办法来,今天能坐得下六个人的卡座,只剩下吴赫延和陶澄两个人。

    吴赫延又不让其他任何女生坐到他们的卡座来,脸上画着一副誓死要守身如玉的态度。

    陶澄越发觉得有些无聊了起来,虽然周围灯红酒绿,但是仿佛就是和他无关一样,而面前的吴赫延,则是在东张西望的,自顾自的找着什么,根本不屑于和自己聊聊天。

    “吴赫延,我说你别太过分了,你是雇我来当保镖的?”

    “再上三瓶皇冠伏特加。”

    吴赫延的声音沉着而稳重,冲着不远处的服务员吼完后,他转过脑袋,面色清冷的对着陶澄说道,语气中仿佛在命令陶澄做事:“你喝你的,不够自己再加。”

    “诶,我说延哥,你这也太无聊了吧,你觉得我是失恋了吗,要一个人在这喝酒?”

    “对,你就是失恋了。”

    “好吧,那我失恋了。”

    谁叫吴赫延是少主呢,他说什么,也就只能是什么喽,想着,陶澄一杯酒下肚。

    隔壁两桌不时有穿着性感、浓妆艳抹的女生朝着吴赫延的卡座看来,他们关注的焦点不会是长相普通的陶澄,自然是看似一眼就气质不凡的吴赫延。

    就在一个美女又要上前搭讪的时候,突然,一声酒瓶被重重摔在地上紧接着破碎的声音想起,虽然极度深寒中的DJ音乐如雷贯耳,但是这酒瓶破碎的声音还是极为清晰。

    吴赫延有一种什么不好的预感,他看向舞台,明明这个时候,应该是江夏出场了,可是却换了一个人。

    他四处搜寻着酒瓶破碎声音传来的方向,直到第二声酒瓶破碎的声音响起,他才锁定了方向。

    看着江夏没好气的收拾起东西来,易子杰连忙将接住的书本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江夏的桌上。

    “晚上什么安排?”

    “哦。”

    “夏夏,你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你看你这么好看,国色天香、风华绝代、貌比潘安、颜如宋玉、才过子建,万一他看上了你怎么办。”

    “随便,反正我不会看上他。”

    突然,江夏就一本书冲着他飞了过去。

    他脸上的笑容急忙止住,然后就是接住了书,这样的情形他早已是见怪不怪,他就是一个在这种天天被江夏霸凌的环境下长大的可怜人。

    “我要去吃饭了,你别跟着我。”

    #校园悬赏令:和吴赫延表白而不被讨厌的男人,奖Ipho

    e13#

    吴赫延向来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关注的校园贴吧的人,对于他来说,不管别人怎么议论他,他都无所谓,反正也不会对他深入简出的生活造成哪怕一点点的影响。

    “害,我就说我的夏夏,可不是一般人就能随随便便入眼的。”

    易子杰满脸骄傲,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大声了,图书馆中许多双眼睛顿时向着这个地方望了过来。

    易子杰是校园贴吧的小吧主,所以校园贴吧的内容他都格外在意,更何况是一个这么高热度的八卦新闻。

    “夏夏,你听说没,昨天晚上和你说话的吴赫延,有可能不是直男。”

    而文章配图,正是昨天晚上陶澄摔在吴赫延怀中,还用拳头砸着吴赫延的画面。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话题的热度也直线上升,那就是。

    看着帖子热度的不断上升,他总想着,万一让江夏给看到了,岂不是会给误会......不过这两个话题已经霸榜这么长时间了,江夏就算没有看到,那他周围的同学也应该会讨论吧?

    有句俗话说得好“怕啥来啥”。

    江夏正坐在座位上好好的做着他的奥数题,易子杰就跑到他的跟前来,开始主动跟他讨论起八卦来。

    但是这一次,他却对内容有些在意了起来。

    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照片,也不是因为这个热度满满的悬赏令,更不是因为别人对他本人的议论。

    将陶澄重新扔给吉兆,吴赫延才向着刚刚江夏离去的方向望去,意料之中的是,那条街上零零碎碎的走着一些人,但是也没有了江夏的影子。

    第二天早上,校园贴吧的热榜就被一个话题给霸屏了。

    #校园男神吴赫延真的是直男吗?#

阅读久思半岁音书绝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org)



随机推荐:打脸是门技术活炼明大秦之万代帝王都市之最强仙道重生之追爱少女火影之超级副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